普通話學習網

普通話和廣州話在詞匯方面的對比
※ 普通話和廣州話在詞匯方面的對比 ※

 Chen Songxian


 

廣州人要說好普通話,能夠充分掌握普通話的語音是首要的條件。然而要運用普通話跟別人交談,單是發音準確是不 夠的。因為普通話跟廣州話除了在語音上面有分別外,在詞匯和語法方面都有很大的差別。例如一個廣州人跟一個北京人說:「我琴日去行街,買了一件冷衫。」縱 使那個廣州人的發音十分標準,但北京人卻聽不懂他的意思。這就是因為廣州話跟普通話在詞匯上有分別的緣故。假如不能充分掌握普通話和廣州話在詞匯上的差 別,就不能夠順利地表達自己的思想。因此,在這份研習報告的重點將會放在普通話和廣州話在詞匯方面的對比。

詞義相同但詞素不同

有些詞語同時出現在普通話和廣州話中,意義上有相通的地方,但是詞素卻不相同。例如廣州話的「食西瓜」和普通話的「吃西瓜」,「食」和「吃」同樣是指把食 物放進嘴裏,經過咀嚼後咽下的意思,意義相同,只是所用的詞素不同而已。又例如廣州話的「入去」和普通話的「進去」,「入」和「進」同樣是進入的意思。又 如:

廣州話 沖涼
普通話 洗澡 房子

詞素相同但詞義不同

在廣州話和普通話的詞匯中,有的詞語詞素相同,但卻表達著截然不同的意思。例如廣州話的「火燭」是失火的意思,而它在普通話中所表達的意思卻是燃燒著的蠟燭,意思並不相同。又如廣州話的「上堂」是上課的意思,但在普通話中卻是「上法院」的意思。又如:

「抵」 (普)抵達、支撐
  (廣)化算
「出入口」 (普)出口和入口
  (廣)進出口貿易

廣州話獨有的詞素

在廣州話中,詞素大概可以分為三個類型。

第一類是使用與普通話相同的字形,即使用標準的現代漢字,但意思與普通話無關,例如「沖涼」、「而家」分別代表洗澡和現在的意思。

第二類是把與普通話相同的字形和粵語混合使用,即使用標準的現代漢字,再加上方言組成的詞素。例如詞素「勤力0的」、「好0野」中的「0的」和「0野」都是廣州話的方言。

第三類是使用不見於普通話的字形,這些字原先只有音,沒有字,現在看到的字是人們自己創造出來的,例如「哂」、「叻」、「0係」。

詞素次序顛倒

在廣州話中,有些雙音節詞語的詞素次序是跟普通話相反的。例如:

廣州話 普通話
宵夜 夜宵
質素 素質
韆鞦 鞦韆
緊要 要緊
人客 客人

外來詞

由於文化的不同,所以在外來詞方面,廣州話跟普通話的外來詞翻譯也有不同。由於外來詞是根據那種語言的讀音翻譯而成,所以廣州話與普通話在譯音上便有所不同。例如英語microphone ,廣州話譯成「米高風」,簡稱「咪」,而普通話卻將它譯成「麥克風」。在這些外來詞當中,有些在普通話裏並不通行,例如「菲林」、「士的」等詞語,都是廣州話的譯音,單看字面是不知道詞義的,所以在普通話中,只是用回那些詞語的本意,即「膠卷」、「手杖」。又如:

廣州話 普通話
花臣 花樣、式樣
打卜成 拳擊
士巴拿 螺絲刀
士多 小店
泡打粉 發酵粉

量詞

廣州話和普通話在量詞方面有很大的差別,有一部分是普通話裏有的,例如廣州話「隻」、「道」、「對」: 例子:

廣州話 普通話
一隻狗 一條狗
一道門 一扇門
一對鞋 一雙鞋

雖然廣州話跟普通話都有這些量詞,但它們的用法不同,不可以亂用。

以下是普通話中沒有的量詞:

廣州話 普通話
一餐 一頓
一啖 一口
一孖 一對

在以上的量詞中,「一餐」、「一啖」和「一孖」均是由人們自創出來的,在普通話量面並不存在。

再看看在引子中的例子:「我琴日去行街,買了一件冷衫。」,「琴日」相對於普通話的「昨天」;「行街」相對於普通話的「逛街」;「冷衫」相對於普通話的 「毛衣」。如果用普通話來說這句話,便是「我昨天去逛街,買了一件毛衣。」由此可見,假如不能充分掌握廣州話跟普通話在詞匯方面的差別,的確會引起言語上 的誤會和不必要的麻煩。因此,廣州人學習普通話除了要注意語音方面的練習以外,還要注意詞匯方面的學習呢!


參考書目

《學習普通話對比教材》 ,岑運強編著,香港開放教育中心出版公司。

《粵港人學習普通話讀本》,王理嘉編著,北京語文出版社(1998年3月)。

《普通話常用口語詞和句》,陳建民編著,香港普通話研習社(1998年8月)。

《語病會診》 ~鄧城鋒、黎少銘、郭思豪編著,三聯書店(香港)有限公司(1998年6月)。

《現代漢語詞典》修訂本,中國社會科學院語言研究所詞典編輯室編,商務印書館(1997年)。


Chen Xongxian,1999。不可轉載。